池鱼思故渊

【巍澜】应如是(一发完+小剧场)

方糖:

细节修改+赵局作死小剧场
主沈巍经历
刀有点写不好
还不会开车
希望没写崩
有私设
尽力去写了芥子空间的事,剧版加原著吧,应该算是
希望大家喜欢吧
喜欢就给小红心和小蓝手哦/比心
🍓🍓🍓🍓🍓🍓🍓🍓🍓🍓🍓🍓🍓🍓🍓🍓🍓🍓🍓
我不怕原来但我怕过去


因为


过去的万年没有你


我不怕死去但我怕残活


因为


活着的万年没有你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壹/01


一阵奇绝诡异的气泡在沈巍面前散开,随着气泡极速旋转起的风刮的人面庞生疼


沈巍下意识的去抓赵云澜的手,想要将他护在身后,却发现赵云澜不见了


他去哪儿了--沈巍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被惊得暂停了。那些绚烂又透着危险的光怪陆离,在耳边不断炸开不断上浮,发出咕噜,咕噜的诡异声响。


那些气泡映出沈巍此时因担心微微苍白的脸庞,他看着气泡中的自己眼色一沉,掌心中黑色的烟雾汹涌翻滚,气势逼人的斩魂刀闪过渴血的光。刀锋划破沉谧的海水却在逼近气泡时生生停住因为---气泡上出现了赵云澜的脸


一股有一股强而有力的气流带出一阵又一阵气泡围绕着沈巍仿佛是命运的大手将他拖入无尽的深渊,沈巍被卷入气泡时唇边还噙着一丝苦笑--


赵云澜,你看


我的刀敢开天敢辟地


却独独不舍得碰你


连幻影都舍不得


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唤醒了沈巍散着的神


“公子,您贵姓?”


对面的人自动忽略了他的怔忪又重复了一遍“公子,贵姓?”


真是令人熟悉的场景,眼前与记忆里昆仑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青衫。这是沈巍求神农帮昆仑入轮回第五世。沈巍咬着牙过了三百多年,在这第三百二十五年时终于忍不住去了人间。克制着自己不去出现在他的面前,谁知自己刚刚打算远远看他的时候,那人却主动走了过来.....


“免贵姓沈,沈巍”沈巍听到自己轻轻开了口


“鄙人赵云澜,敢问公子也是要回乡过年吗?”


过年....新年来了吗,沈巍从未过过这些人间的节日。昆仑未走时人间还没有这些个节日,昆仑走后他觉得没有那个人世间的一切全是黑白色又怎么想过这些与自己无关的团圆。


“公子是要回乡团聚?”


“我娘在家里等我,我出来讨功名,已是三年未归家”


“敢问公子,故里何处?”沈巍刻意使自己看起来漫不经心.


“鄙人家在秀水乡”


“我要赶往蒙灵,不如一道吧”沈巍回答。他在心里鄙夷自己,明明上来前说好的不去招惹他,不出现在他面前,现在却又主动邀他同路.....


言而无信非君子所为。沈巍时时都不忘将自己变成他爱的那种君子端方的模样


与赵云澜同行于沈巍而言是一种既甜蜜又辛苦的体验。甜蜜的是自己终于能与日思夜想的人一路同行,即使这时光算是偷来的沈巍也觉得既短暂又悠长。而压住自己太过于炽热的目光以及骨子里带着的疯狂的火焰,又着实算得上辛苦。可即便是辛苦沈巍也觉得自己甘之如饴。


我本来自黑暗,哪知遇你遇光明


赵云澜自转世后就十分健谈,丝毫没有一个身为过气神仙的觉悟。沈巍看着他与自己谈天说地,讲当今世事,论人间正道的样子。看着马车外的高山流水,觉得岁月十分对得起静好二字。


“沈兄,可否婚配?”赵云澜闲聊似的问。不知为何这个半路突然出现的沈巍于他而言仿佛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就像是本该挂在身上放在手边的东西看一眼就打心里喜欢。


沈巍一愣,他一直想去问赵云澜这个问题,但怕...听到那个自己不愿听到的回答..所以他不问,不问就不知道,不知道就能当做没发生,这样心里也就会好受些。谁知,赵云澜却先发问了他


“不曾”沈巍垂下他如鸦羽般的睫毛,车窗里透过的丝丝阳光在他的脸上打下层层苦涩的阴影“我有一放在心尖上的人,却爱不得”


“沈兄何出此言,莫非......”


“他家中生变,为大义差点葬了自己的命,我替他守着家里,与他族人约好不复相见,方能护他无忧”沈巍看着窗外轻轻合上了眼,眼角因皱眉泛起细细的纹“赵公子....可否...婚配?”


“还不曾,我娘这次让我回来就是为了此事”


“那祝赵公子早日寻得娇妻觅良缘”沈巍面上淡淡的,却觉得将这几个字说出口委实十分艰难。自己注定只是他生命中的过客,不是....归人。


沈巍垂在身旁的手悄悄的用力攥紧


赵云澜看着与自己相向而坐的沈巍,觉得自己必须说些什么,可有不知该说什么。赵云澜有些挫败,平时的八面玲珑这时都仿佛变成了一朵朵随风而散的云。


“二位公子,前面就是秀水乡了”车夫的声音不合时宜又恰到好处的响起,打破了赵云澜的无措,加深了沈巍的苍凉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沈巍在心里戚戚地想,面上却不敢再露出丝毫的痕迹,心里的千言万语只能化作聊聊数字


“赵公子,汝乡已至,后会有期”


“既已至吾乡,沈兄何不进屋一坐?”赵云澜向沈巍发出邀约


“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沈巍想,再这样下去他便撑不住了“抱歉,吾乡路途仍远,有缘再会”


后会有期,期又在何处呢,沈巍苦笑


“那..沈兄,咱们有缘再会” 赵云澜拱一拱手,转身踏入归途


秀水乡可能是刚刚落过风雪,满地皑皑上是新春的红色炮纸,一脚踏在上面松软无比,空气中冷冽的风像一把把小刀子将人的脸割的生疼,却又让人能够清醒。他与那沈巍只是萍水相逢却平白无故的生出了些难舍之意 赵云澜用力晃晃脑袋,好像这样就能赶走心里的烦绪。


他未曾注意到,身后不远的拐角处,有一双贪婪又眷恋的眼睛一直注视着他,直到他变作那天地红白之间的一个苍茫小点。


一袭黑袍随着空中的风与云一同翻滚,沈巍看着下方几千年前的自己和第五世的赵云澜。被泡沫卷入芥子空间后,他原以为会看到什么别的东西,不成想原来是看自己这万年走过的路。这些有什么好看的呢,都是过去的事了。即使当时的确很是难挨。


他犹记得自赵云澜的第五世归来之后,他便窝在大不敬之地将这短短的相遇,回味了一遍又一遍。抱着这点回忆他便度过了两百年


有时候他也会想,这样也挺好的,至少自己还能偷偷的去看看他


只是,


昆仑,你去渡了世人,谁来渡我呢


江河不渡我,沧海不渡我


你不渡我


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我应做你烟头的火


送你踏尘归来光万丈


我应化你唇角的酒


赠你轻醉解忧温柔乡


贰/02


沈巍的伤感并没有持续太久,毕竟在他看来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世间草木都美,中药都苦,岁月都漫长,所以过去的事也无需再耿耿于怀。


气泡再次翻飞,涌起一阵有一阵令人眩晕的声光。泡沫中赵云澜的脸再次出现,言语衣饰却换了模样--这是他在人间的第七世


沈巍既已知自己可偷偷看他亦可与他做短暂交流,却仍怕对昆仑不利,故不敢常来常往。且每见一次便可回味许久,所以他总是隔个几百年去看他一次。然后用这吉光片羽般的回忆再去支撑下个百年


这是赵云澜在人间的五百七十四年,沈巍觉得上次的萍水相逢已被他反复咀嚼的没甚滋味。于是他决定在这年的阳春三月再上去一趟,也可算不负春光。


彼时他还仍是稚气未脱的小鬼王,即使在必要时会端出君子端方的模样,却仍是温润这条路上的初行客,有些时候还是会遵从自己血液中流淌的天性


比如--想他想得撑不住时便去看看他


想去见他的道理也很简单,就像望梅止渴一般,自己身处荒漠,全身因干旱而皲裂,明知前路仍是漫漫,却幻想着不远处有一处梅林,强撑着自己走一步,再走一步


沈巍觉得自己就是靠这幻想走过这万年光景的,


人间的光亮刺的沈巍眼睛有些发疼,他微微眯眼,将手轻轻覆在脸上,企图遮挡阳光。他猜想自己的眼睛定是有些发红的,但发红是因为光太刺眼,不是因为刚刚听到的那些人的话--


“你听说了吗,赵家大公子赵云澜要和沈家二小姐要成亲了!”


“听说了,听说了,这个大喜事全城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听说那新娘子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个持家的好手。”


“听说这赵家公子为娶那美娇娘连命都差点丢了。如今这二人能修成正果也是美事一桩啊”


闲谈的人依旧谈论着那些全城热议的八卦,倘若他们回头便会看见。一个一身玄衣的青年男子霎然间变了脸色,他的脸色苍白如纸,眼圈却慢慢的红了。他颤抖着用双手覆在眼睛上,给人一种强光刺眼的错觉,却没法阻止一滴水珠顺着他的眼窝划过他的下巴直直坠落,将地上的尘埃砸开了一朵花。


他要....成亲了,这句话在沈巍的耳边炸开,轰鸣着,让他暂时听不到其他的话语。他逃也是的疾步快走即使他也不知道他要去往哪里。


三天后,赵府大门


今日是赵家大公子赵云澜大婚的日子,迎娶的是沈家二小姐沈君衫。


赵府门口围满了人,人人都想一睹金陵两大望族的盛大华筵。人群中有一黑衣男子,若打眼一看并不觉得他有什么独特之处,但若是细细瞧之便觉得他眉目如画,举手投足间风姿绰约。他的身上有一种与周围欢喜热烈格格不入的气韵,究竟是什么样的气韵呢.....悲伤?是了,那便是悲伤吧


沈巍看着赵府门前忙于招待各位来客的赵云澜。他穿着大红色的喜服,艳丽的红将他的脸衬的愈发白净,一头乌发半绾半放,绾起处用金色的发冠和墨玉发簪固定,好一幅风流倜傥的模样。


沈巍从未见过这样的赵云澜不由得有些痴了,他贪恋的看着他自头顶至足尖的一寸一寸仿佛想要将他吞下肚一般。


这样好看的他,怎能给这么多人看...,怎能..!他真想将这些人的眼睛都剜掉,真想杀死他的新娘让他的新娘消失,真想将他掳走关起来从此只是他一个人的


可是,沈巍知道他不能


他连他的一根头发丝都舍不得碰


这一世的赵云澜一直觉得他喜欢沈君衫是因为她像极了他脑海里的那个影子。她和那个影子一样有着稚气未脱的眼神,有着一逗便会发红的耳尖,有着柔软又乖顺的模样。赵云澜不喜欢沈君衫的名字,私心的觉得她这名字取得着实不怎么样。若是能将那“衫”字改为“山”字就好了


澜为水也,山水永相逢。


华灯初上,看热闹的人都散了,沈巍木木的走在归往黄泉的路上。他亲眼看着赵云澜与那凡间女子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他看他喜欢别人,娶了别人,轻轻解开他人的衣裳,低语轻喘,春光满室。


沈巍以为自己能看透那人间的情情爱爱,不过几十年而已,与他而言不过是沧海一粟。昆仑短暂的爱上别人如何呢,他娶了别人又如何呢。时至今日沈巍才知自己的心里还是被醋的发酸,心里酸的很,眼睛也酸的很。原来自己也是有委屈的,原来人间喜庆的红是如此刺眼,原来自己还是见不得他的芙蓉帐暖,洞房花烛


他那时还不懂那令人心酸的情愫是何,只觉得自己太过小气不够大度,有失君子之气。


后来才知道那情愫是——嫉妒


不错了 , 沈巍承认他当时嫉妒的发狂


万年后的沈巍在云巅之上看着万年前自己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怅然


守着昆仑的那些日子里,他有时候无聊了,会去仔细看看山圣的那些凡人伴侣,看看他们的眉目之中是否与自己的有几分相像,倘若有几分,他的心里就宽慰些,至少赵云澜心里还是有着自己的零星半点。沈巍就这样宽慰着自己,这万年的日子就不再那样难熬了,想杀那些凡人的心也不再那样重了


沈巍忽然想起自己曾看过凡间诗人写的一句诗: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叁/03


你若是山便是我一生难跨的巍峨


你若是水便是我一生难平的澜波


沈巍看着赵云澜从生到死,又从死复生,这样生生死死的过了许多年。赵云澜的每一世,生平所经之事他都如数家珍。


第九世时,赵云澜做了当朝的状元,有着一腔热血,处处想着天下苍生。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就是这种进亦忧退亦忧的性子,却遭流年不利,遭小人中伤。终其一生怀才不遇,郁郁而不得志。


第十五世时,赵云澜为皇室亲王之子。其父颇有野心,想要掌天下之大权,却也是一颗司马昭之心。当朝皇帝将赵云澜指为质,自小圈养深宫,过着寄人篱下,做小伏低的生活。十七岁时,其父反。宫闱内乱,他连夜出逃,却遭奸人暗放流矢,中箭而亡。


第五十二世时,赵云澜为浪荡的富家子弟,终日流连于烟花柳巷,前半生过着富足荒淫的生活。至三十又七岁,其发妻亡故,死前劝其悔改。他于声泪俱下中恍然顿悟,看破红尘。从此青灯古佛,寥寥终生。


第五十五世,第六十世,第七十世.....


赵云澜的每一世沈巍都记得清清楚楚,他不能参与,却也从没错过。


昆仑君共在凡间八十一世,于第八十一世神明归位。第八十一世的赵云澜身为镇魂令主,遇在人间做大学教授的鬼王。


你看,你是山,我是水,注定会相逢。


沈巍坐在云端看着赵云澜的第八十一世,看着他身在襁褓,看着他风华正茂,看着他慢慢成长成一个男人。看着他们相遇,看着他们差点错过,看着他神明归位,看着自己以鬼王之身成圣生出三魂七魄。


泡沫再次涌动,八十个芥子空间他一一走过。在八十一处停留,此生不再离开。


气泡上赵云澜的脸闪烁几下消失不见。斩魂刀光芒闪烁,将气泡重重划开。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叮当响


八十一世的等又如何,苦守万年又如何。他俩自在大不敬之地相遇开始便注定要世世纠缠,生生不休.....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发糖小剧场🍓


睡不着....


赵云澜皱眉,觉得自己的一把老骨头都要散了,轻轻一动就疼得要命


他心里暗暗的骂着,沈巍你这个王八蛋!


但饶是累成这样他还是睡不着...!


沈巍睡眠很浅,感觉到怀中之人动了动,便悠悠转醒


“怎么还不睡?”他问


“睡不着~”赵云澜的声音还带着放纵后可爱的沙哑,半晌他叹了口气“我这两天老是瞎寻思~”


“那都想了些什么?”沈巍对赵云澜总是有着旺盛的求知欲


“我在想....你在芥子空间里看到的...是什么?”当然还有就是咱俩看到的...是一样的吗...


你看到的也是这万年你走过的路吗


“不过就是将这万年的光景又走了一遍罢了”沈巍轻轻地说


果然.....他也又走了一遍当年的伤心路。赵云澜又叹了一口气


沈巍觉得怀里的小宝贝好像不停的在长吁短叹,忙忙解释“其实也没什....”


“沈巍,我有时候真烦你这样”赵云澜气急败坏的打断了他,抬头看了看沈巍,怕他有多想又补充了一句“也烦我自己”


讨厌你就这么不声不响的陪我走了万年路,讨厌我就这么没心没肺的让你等了我万年。


真讨厌……


“不是的,云澜你不用自责”沈巍怕怀里人不快活,连忙让他宽心“我都是愿意的”


赵云澜觉得更郁闷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安慰自己,真是个傻子!


偏偏沈小傻并没有足够的觉悟,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才能让心尖上的人解开心结“云澜,等你的这一万年我一点都不苦的”


这真是神补刀,赵云澜觉得自己头上的青筋跳了一跳。


他气极,反而恶向胆边生,不安分的小爪子慢慢攀上沈巍的大腿,手指轻触大腿内侧那最柔嫩的一寸肌肤,碰出点点令人情动的火花


“黑袍哥哥~人家看着自己这万年的生生死死倒是心塞的很呢,不如.....”赵云澜狡黠的转了转眼珠“让我在上面...?”


沈巍觉得不久前才释放过的身体,重新被点燃。自大腿向上的手所过之处便是一阵酥麻,像是点燃导线的火,寸寸燎原,眼看就要将他理智的弦烧断。偏偏这星星之火没有半点危机意识,继续勾魂摄魄的向上攀爬着


沈巍深吸一口气,一把抓住赵云澜作祟的手,声音微颤带着极力的忍耐“赵云澜够了,别再闹了,今天....已经足够了!”


偏偏对面是个不怕死的,手被抓住了,嘴巴还闲着呢,低头便舔了一下沈巍正抓着他的手指,舔完还回味似的咂了下嘴“小巍,你真甜呢~”


沈巍觉得自己脑中的弦啪地一声,“赵云澜,赵云澜”他喃喃地叫“你自找的...”


赵云澜,自己点的火,要自己熄啊


“宝贝,宝贝,你别....别这样”直播赵局秒怂“明天....明天还要上班呢...”


“宝贝,宝贝……啊~”


次日,特调处


“赵处又请假了!”祝红吃惊的捂住嘴“这个月第几次了...”


“连请假条都要人家沈教授帮忙写,妈的死给”


办公桌上放着一张请假条,一行小楷写得工工整整


“本局今日身体不适,特告假 一日,望诸位见谅,赵云澜书之。”


end.

评论

热度(52)

  1. 池鱼思故渊方糖 转载了此文字